一つ残らず土に還るのだ 花は誰かの死体に咲く

Trouble Makers①

【人物ooc

【非原作背景,现代背景

【以上踩雷者请直接无视这篇文章


1/

      和金一行人在岔路口分别后,凯莉的步速立刻降了下来。掐着时间,她咬碎了嘴里剩余的糖果,把塑料棒扔进了离家几步路的垃圾桶,正好看见一个穿着和她同样校服的女生从门里出来,“谢谢鬼狐学长今天的指导,学长再见。”那个女生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转过头来,看到凯莉的时候并不意外,点了点头作为招呼,也作为告别。

     凯莉习惯性地咧开嘴,“呀莱娜,怎么还叫鬼狐那家伙’学长’,还没有交往吗你们俩?”...

全职中那些有关人物外貌的描写

      最近因为动画出了又去重温了一边小说,发现文件夹里居然有以前顺手整理了的人物外貌描写部分,干脆放出来。当时沉迷剧情,应该有很多忘记截下来了......有一起重温的小伙伴可以指出哪个人物的描写漏了,进行补充> <

     顺序是怎么排的我也不记得了



苏沐橙

  1. 公道来说,苏沐橙也的确比叶秋更吸引眼球,她可是被称作荣耀职业联盟的头号美人。就算是出了这个圈子,扔到美女如云的娱乐圈,她也依然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2. 哪怕嘉世这些天天都能见到苏沐橙...

【狗雪】前尘·上

  • 为何我已经出了yys的坑还要写文

  • 这篇的大天狗不是什么好狗请注意

  • 发现我现在写点啥都跟挤牙膏似的


      如果只看相处的时间,而不去计较私底下一天都说不了两句话的事实,那么大天狗和其他追随黑晴明的妖怪也能算得上“走的近”了。毕竟作为名震一方的大妖怪,他除了与其他大妖怪偶尔有所往来以外,就只和源博雅走动较多。他向来不屑与低于他的妖怪一道,这样的相处已是难得。

      然而最近,他有点奇怪。...


【荒椒】川流·三

前文


      椒图把她放置在蚌壳里的各式小巧玩意儿拿出来,宝贝地看了看又摸了摸,然后再珍惜地放回去,如此反复了很多次。那些都是以前主人给她的,当然,是在主人还很喜欢她的时候,后面主人觉得她没有什么用处,也就不再理会她的喜好和祈求了。

      椒图依旧很喜欢这些事物,就算旧了少了,在她眼中仍然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椒图很是敬佩人类,人类真是厉害啊,能够做出这么多稀奇的东西,虽然她不大会用,但是看着就会感觉很满足。这么想着,她又忍不住打开一盒口脂,指尖蘸了点就往唇上...

【荒椒】川流·二

前文


      得知昨天那个面色不虞的怪人就是荒川之主并且对方很想把自己扔走,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已经放弃这个想法以后,椒图终于松了一口气。顺带着,灯笼鬼也把荒川之主大发脾气的原因告诉了椒图,椒图有些脸红,她居然哭到叨扰了他人的休息,这真是太失礼了。

      椒图决定得去好好道个歉。

      当荒川之主终于从一觉好眠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傍晚了,他看到远处一个巨大的蚌壳,半闭合的壳中一条尾巴甩...

【荒椒】川流·一

      荒川之主最近心情很不好,虽然他以往也不见得有多高兴,但是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上好觉了。每到夜里,他总是被一阵抽泣的女声吵得不得入眠。荒川恩泽一方,他们这些妖怪也比其他地域的妖怪们更近人烟,晚上有女子独自哭泣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荒川之主本就无意与人类有其他的接触,这件事他觉得很快就会过去,也就没有发作。

     直到第四天的晚上。

     灯笼鬼看了看明显脸色比平时更加不善的主人,自觉收敛了一下过于聒噪的声音:“主人,这...

我们仍然心塞于那天烟火表演下突如其来的吻

虽然第九集让我心塞塞的,当初看漫画的时候也是让我心塞塞的,但是还是想说,TV不如漫画细腻orz

漫画里日和与藤崎比较亲近的时候,是有细节描写的,日和从藤崎身上看到了夜斗的影子。这或许是因为父子本来就在某些地方很像,也有可能是藤崎故意这么做的。漫画后面的时候,藤崎对夜斗炫耀游乐园一行的时候,貌似这对父子对这个的执着度也是相当的。。。不过鉴于父亲大人黑心的形象,我怀疑他真的有像夜斗那么蠢吗【不。总而言之,这一段里藤崎想顺着因时间而淡化的记忆加一把力让日和彻底忘记夜斗的这件事是实打实的,对应后面父亲大人对螭说的“我只是想从笨蛋儿子手里把她救出来”。回到正题,正是因为心里有莫名的熟悉感,同时却又有着...

玻璃顶·二

  程夏自认为和郑言是一段孽缘,虽然郑言常和别人说遇见程夏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一件事。

  “程夏可是我最大的乐趣来源啊。”郑言十分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心意。

  不过她们的初遇其实非常朴实无趣,无非就是两人在开学时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她们甚至一开始都没有怎么交谈过。因为程夏在一开始的几天总是一回到宿舍就打电话给妈妈,然后在电话的挂断音和自己的眼泪中睡着。

  郑言后来表示对此的感想是,程夏那几天应该把尿不湿扣脸上。

  初次的交谈是因为宿舍的夜谈,那时程夏可能是眼泪的储蓄终于到头了,安安静静地听着宿舍的人的讲话,一向不怎么出声的郑言那天主动开了口。

  “程夏。”

  “嗯?”

  ...

玻璃顶·一

  “对不起,我现在只想专心学习,变成能与你相配的人。”

  在高考的一个月前,收到了失踪许久的男友委婉的分手短信。

  为什么不在当初告白的时候说“我喜欢你,但是我们还是不要交往了,我想好好学习配得上你再和你交往。”,这样难道不是更能突显想要变得般配的决心吗?

  也省去了从交往到分手的这段时间。

  是不是应该装作什么也听不懂的回一句,“好的呀,高考后再联系吧,现在你专心学习就好。”

  还是说应该义正严辞地回击,说,“你不就是想要分手吗?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直说就好了!”

  难道应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你说出来吧我会改的!”

  ……呸。

  她仔细...

THE ROSE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有人说爱是条河,容易将柔弱的芦苇淹没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有人说爱是把剃刀,会任由你的灵魂淌血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
有人说爱是种饥渴,一种无尽的带痛的需求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我说,爱是一朵花
And you, it's only seed
而你,只是花的种籽

It's the heart...

【第一日:愚者】Leave me a rose

  • 这是利笠吧活动时2.10参加的一篇文,所以也是三笠生贺

  • 推荐去利笠吧看更多好文


【第一日:愚者】Leave me a rose

     呵出的气在空气里结成淡淡的乳白,明明是在寒冬,但是却能出现如此温暖的色泽。

     “真奇怪。”三笠没能及时合住下巴,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一旁的长官却很是理解一般接上了话茬,“那毕竟也是没办法,生活所迫,她也不得不出来卖花。”

     ...

《三人行不行》

最近渣基三去了,嗯

·基三

·逗比之间的逗比事儿

     鉴于各种已知和未知的因素,唐扇是一名强迫症,见到见过的npc就点,见到任务就接,接到任务就做,最近甚至对着隐元秘鉴一个一个跑地图作揖。曲月对此表示十分地赞赏,同时感觉不可理喻,“低级的任务忽略掉不就好了。”

     于情于理,曲月是师姐,可是当一个师姐,打架躲身后,拒绝补天奶,唐扇觉得就没有听话的必要了。

     但是也是有身为强迫症迟迟不做的任...

Color

Color

#严谨来说并不算是cp,中间某段大概可以视为常守朱监视官疑似深井冰的日常#

常守朱把两桶白漆从车上搬进了家门,本来她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必要,但是同仁的声音这两天一直揪着她不放。

“常守,你还没有把家里清洁好吗!当初就算了,保留现场的举动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吧?你也不要对这个案子太耿耿于怀,要给你自己适当的放松!”

说实话,她从前没有想过宜野座先生是会这样说话的人。

叹气,关闭全息投影,一瞬间,彩色的装潢恢复成最正统的灰。

裸露的墙壁上那一行狰狞的字母与常守朱对视着。

这是一个疑问,也是一个请求。

揭开桶罐的铁皮盖子,满满的油漆白得发亮。

常守朱觉得,她开始遗忘鹿矛囲桐...

小小

  • 明→笠

  • 微all笠

  • 个人私心的作品,我很喜欢三笠,也希望三笠无论是和谁都能愉快地度过七夕,都能幸福


  阿尔敏又一次蹲下身子的时候已经吐不出什么了,只能感觉到胃液在囊袋中翻滚打泡,喉咙反上酸气。他的嘴又张大了一些,一只手不停地按压肠胃的部位,希望能挤出些什么。大概是想挤出一些血。

  他今天喝了血,他要吐出来。

  他更加用力地碾压,指节泛着青白。

  身后递上一块毛巾。

  他已经吐了大半夜了,她也陪了他大半夜。

  “阿尔敏。”关心的声音,欲言又止。

  他站起来,动作快了些,酸气直冲鼻腔。眩晕了半响,他接过毛巾,狠狠地在嘴边擦拭,嘴角磨得生疼。

  ...

四个葬礼和一个婚礼【Bryan·Seray】

Bryan·Seray

利威尔踏进会场的时候,发言已经结束了,有几只苍白的花,零散地陈列在巨大无比却又被条框局限在一定空间的照片跟前,缓缓地渗出水来。

他略微感叹自己每次都能把时间掐得如此精准。

环顾一周,他意料之中地看见了那个黑发的背影,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坐下,但身旁的人还是被他的动作所惊动。

严格来说不知道算不算‘惊动’。

“你迟到了。”她说。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句,从声音上来判断没有多少情感,让人感觉是不知道有什么可说却又硬逼着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利威尔没有在意,他整了整常年佩戴的领巾,“最近怎么样?艾伦怎么又不在?”

“去外面了,和阿明。”那人的目光落在会...

可是你没有*2

想了想把艾笠的也搬上来好了

1.

我变成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无法掌控的怪物而且还伤到了你,我以为你会害怕我疏远我,可是你没有;

我一直觉得是你在保护我,我以为你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你没有;

你昨天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找我帮你围围巾,我以为你今天也会来,可是你没有。


2.

我又在众人面前把你一手抱了起来弄得你很丢脸,我以为你会说我,可是你没有;

你那天很生气的叫我不要管你,我以为你厌烦我不要我了,可是你没有;

你像往常一样在壁外调查前答应了我不会死,我以为你这次也会履行这个承诺,可是你没有。

毕业生

     “你,还真是大胆啊......”简单的语句在尾声被无限地拉长,嗓音渐渐消失在喉结的滚动中,脖子上湿热的触感不断下滑,胸前的纽扣被紧紧攥住,又被缓慢解开,坐在身上的人低头认真作业,利威尔只能见到三笠头顶乌黑的发丝,“不怕被发现吗?”

     “你会害怕吗?”三笠依旧埋着头,在利威尔的锁骨处吮噬,酥麻的感觉让利威尔不禁轻哼,三笠这才抬起头,她的唇色秾丽,泛出水润,“感觉舒服吗,利威尔老师。”

       利威尔的...

Tangled

-I love you.

-I love you more.

-I love you most.


原因不清楚,但是这几句事后回想一下挺中泪点的。

以爱之名

由于有点暗示,所以是R15来着

ooc尽量少,不适请见谅

【犯罪者】

    昏沉之中,她勉强睁开了眼睛,光线并不明亮,而是被调成了暗黄色。昏暗之中,眼前男人的五官处的阴影深沉得像是沉淀在他脸上的阴翳。

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三笠明显地感觉到那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三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看到利威尔明显心情不佳的样子,她斟酌了一下措辞,“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请兵长指出,我会改的。”

听到这句话,利威尔轻眯着眼睛,凑了过来,似有若无地用手拂过三笠的发,“其实,你什么也没有做错。”

“没有做错那为什么……”三笠...

Anyway

“唔,疼......”锁骨处被人重重地啃咬,她被这毫无征兆的举动牵回神来。

“你不专心。”利威尔的气息扫过她的颈肩,他的控诉带来温热的痒,“刚刚在想什么?”

“......没什么。”迟疑片刻,她咬住了下唇,没有过多回话。

利威尔也不再多问,长有薄茧的手掌抚过光滑的皮肤,顺着身体起伏的线条贴上丰盈,手指极有分寸地揉捏把玩,力道时轻时重,偶尔指尖轻轻刮过挺立的两点,引得身下的她一阵颤栗,忍不住地低哼。

与其说是挑逗,还不如说这是他对她变相的惩罚。

两片薄唇游离于漂亮的胸前,舔舐,吮吸。右手伸向下面分开了因快感而凑近的双膝,感受着大腿内侧的细腻,再向深处就触碰到了微微的湿润。

“真的不说...

与你的瞬间

#牵手#

“……”

“不习惯吗?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不是,小时候和艾伦阿明都有……但是没有和其他人这么……亲密过……”

“是吗,那你要开始习惯了。”

“……”

“我可是,没有想过要放开啊。”


#亲吻某处#

“三笠,你的脖子怎么又红了?”

“蚊子咬的。”

“……那蚊子怎么总咬你的脖子?”

“那……那是因为……”

“因为那只蚊子飞不高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说昨晚分队长被一把飞过去的刀砍中了

——真的吗太可怕了


#玩游戏#

“……”

“……”

“兵长和三笠这样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上午了。”

“所以……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听说...

漫天乱想 part.2

8.

“三笠谢谢啊啊啊啊!!!”

“……怎么。”

“昨天晚上你不是说要去干掉兵长吗,还说如果活着回来会给我面包吃,没想到你居然放了一大块肉在我桌面,啊啊啊啊那个肉太好吃了!!!”

“……那个不是……”

“啊对了,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啊,果然干掉是很累的吧。”

“……嗯,很累……”


9.

“兵长,三笠呢?”

“她在休息。”

“可是这几天都不怎么看见她,难道她的伤还没好……”

“不是,她每晚忙着帮你准备生日礼物。”

“……那家伙……生日礼物哪有休息重要啊!”

“喂,喜欢小孩吗?”

“呃,还可以。”

“那就好。”

“?”

“我们决定送一个外甥给你。”

“诶?!”...

可是你没有

【此系列由一首诗改编】

1.(正常向)

我那天很大声地叫你“死矮子”,我以为你会骂我,可是你没有;

我在壁外调查中冲你发脾气还害你受伤了,我以为你以后不会信任重用我,可是你没有;

我受重伤动弹不了变成了拖累,我以为你会放弃我,可是你没有;

你说你死了以后我就是人类最强,我以为你那么强一定不会死,可是你没有。


2.(恶搞向)

我把你的增高鞋垫藏起来让你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我以为你会怪我,可是你没有;

我量身高的时候发现自己长高了,我以为你会觉得我长大了很开心,可是你没有;

我很晚的时候去你的房间鼓起勇气和你告白而你答应了,我以为你会让我回去睡觉然后今晚就这么圆满地结束了,可...

并肩 03·雨神之礼

       雨几乎是在一个瞬间倾泄下来的,洒落的珠子一般滚落在屋檐上,在窗户上,在泥土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屋子。

       她有些出神地听着雨声,连雨穿过窗缝打在自己的脸上也没有自觉。

    “三笠,”一只手伸出,关紧了窗户,手的主人笑得温柔,“淋雨可是会感冒的。”

    “妈妈。”三笠回过头,看见妈妈美丽沉静的脸,肤色白皙,嘴角浅浅地上扬,眼角微微眯着...

奇怪的问题

题目是选自相性100问哦

主持人:LULIS陆陆玖   

采访cp:利威尔&三笠·阿克曼


L:那么我们先来谈谈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吧。你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三笠:好像是一个很厉害的长官

利威尔:急躁的小鬼

L:……我以为三笠会说出一些劲爆的东西……

三笠:……

L:比如‘死矮子’什么的……

三笠:哦,那是第二印象

利威尔:……

L:……如此看来你们第一印象的时空不一致啊,兵长你是在哪里第一次看到三笠的?

利威尔:判决艾伦的法庭上

L:……先前壁外调查那次呢?

利威尔:那时候谁有心情回头看唧唧喳喳的一群小鬼啊...

When 2 become 1

(一)

      利威尔伸手将三笠的上半身压低,同时用腿紧紧扣住下身使她动弹不得,随即一个翻身,把刚刚还占了上风的少女压在了身下。

      三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前的发被汗湿,全身的衣物也都被汗水浸透,喘气的同时眉上的汗珠不慎滚落眼中,刺激得她只能半眯着眼,整个人看上去狼狈的很。

      可是偏偏,压在她身上的那个人还这么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让她不禁觉得男女之间果真还是有差异的,年龄阅历也是.......

并肩 02.世界之书

   “看到了吧?就是那个孩子。”

   “啊,就是金色头发的那个男孩吗?真可怜,当时他的年纪还那么小。”

   “是啊,真是太可怜了。”

       阿明·阿诺德低下头,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东西,快速地向前走着,不想听见身后那些长舌妇们的闲谈。反正想想都知道,她们的话题多是围绕着“他很可怜”这一中心拓展的。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怜。...

并肩 01.相逢之前

       艾伦·耶格尔这一梦想,其雏形应该要追溯到他五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正值西干希纳区新一轮的流感爆发,其可怕程度虽然比不上艾伦出生以前的那场传说中怪异无比的病疫,但是适应了安逸生活的人们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传染病还是惶恐不已。成百上千的人循着 感冒-发烧-昏迷 这样相同的路线,迈向了死神的送葬行列。

       格里沙·...

我所能给的

       入夜,微凉。

       一阵咋咋的吮吸声,给不算大的空间添上了暧昧的气息。

       三笠稍稍低头,就可以看见胸前的黑发,埋头的动作一览无余。

       感觉到体内有什么正在流失,就像被电流击过一般,她的身体轻轻战栗,双手抚上利维尔的后脑勺,不自觉地施力。...


刺 part.6

     “所以说,今晚又没有的睡了......”阿明神伤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手中抓紧了刚刚利威尔兵长塞给他的扫把。

     “......这、这些难道都是我弄脏的吗?!”相比被罚打扫卫生,艾伦更加在意的是如此凌乱不堪的状况。

     “其实是你被鱼刺卡住后不断咳嗽挣扎,所以鱼肉都飞溅出来了。三笠很紧张你,给你灌醋的过程中打翻了不少东西......然后康尼笑得把椅子都弄翻了......但要说罪魁祸首的话,嗯,就是艾伦你了。”阿明一脸淡然...

 

© 百丈花 | Powered by LOFTER